狂沙飞舞骋战场,三十六国联军VS罗马军队的

作者:影视前线

文/公元1874

文/梦见乌鸦

我对李仁港这个导演真是又爱又恨。一方面,他早期的《黑侠》《94独臂刀之情》《星月童话》都展现出这位美术出身的导演对于当代动作片、古装武侠片和文艺爱情片的才华。三部电影在各自的类型里都可圈可点,《黑侠》拍出了当代都市里武侠的阴冷氛围,又带着美漫式的超级英雄特质和末世乌托邦气质,乃李连杰作品里最为异色的一部。而《94独臂刀之情》《星月童话》都展现出李仁港独具一格的美术品味,让我记忆犹新。

    还记得几年前听过一个相声段子,郭德纲和李菁的对口已成往事,其中有一段是这样说得:上帝对郭德纲说,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什么都行。郭德纲说了,我的愿望是希望世界和平。上帝想了想回答到,这个难点,咱能换一个吗?郭德纲又说了,那就把我这朋友——李菁变漂亮点儿。上帝看了看回答:咱还是说说世界和平的事吧。

这里面最有意思的大概就是《黑侠》,当年徐克写了剧本找人执导,李仁港单挑上阵,圆满完成任务;数年后徐克在好莱坞铩羽而归,重执当年自己写的经典,找小鲜肉安志杰拍了《黑侠II》,结果稀烂得完全不能和李连杰的第一部做比较,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怎么徐克自己亲身上阵,其品质竟然还不如一个初出茅庐刚开始导演的李仁港?

    之所以放出这个段子,不是为了证明李菁长得不敢恭维,而是说让世界和平真的非常困难。和平,向来是从古至今全世界屁民的心愿这种情绪可是跨越文化的全球通用语言。因为谁都不想打仗,战争中倒霉的只有老百姓。返回来说,对于文化和民族不同的群体,都希望对方能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信仰,但一遇到这种情况往往双方都不会妥协,谁都不想吃亏,一来二去就打起来,在这种情绪下别说世界和平,连族群之间的和平都很困难。所以在《天将雄师》中,营造了一个非常理想化的环境,将不同种族、不同信仰的人们放置在一个理想化的虚拟世界中和谐共处,用句俗话来说,这叫乌托邦。

这种匪夷所思延续到了李仁港最近几年的作品里。从2008年的《见龙卸甲》开始,由于在三国、明朝、汉朝乃至最新的这部《天将雄狮》里,都有着似曾相识的飞碟帽,以致于被人戏称是“飞碟帽四部曲”。这飞碟帽不符合史实,完全是李仁港个人品味的体现,这点趣味用好了就是吴宇森的白鸽,被人津津乐道;用不好就是王晶的玉面飞龙肥螳螂,恶心得来又低俗得很。

   尽管这样带有明显理想化的故事如今已不新鲜,可以称之为主旋律或者说教俗套,但这样做绝对不是成龙一时冲动,纵观成龙的电影哲学,从当年《A计划》到《新警察故事》,但凡成龙主导的作品无比秉承了一种大团结的思想。敌人可以成为朋友,仇恨可以化解,成龙的哲学是,我可以很受伤,但我一定要赢你,赢了你咱们就是朋友,我打不过你,我回去修炼,然后再赢你,我们还可以是朋友。这从成龙打斗的方式每次都是遍体鳞伤和他在电影里很少杀人就能看出来(只是说他在电影里作风,不讨论其生活)。这一点在很像《七龙珠》。其实在鸟山明的一篇访谈中就说过,自己非常喜欢成龙的电影,而到了《七龙珠》中的孙悟空就有点像成龙了,天津饭、比克、贝吉塔、人造人18号、布欧都是曾经战斗过的对象,最后都成了朋友,所有的过错和损失都可以用龙珠恢复,最后才有了用全世界人类贡献的元气弹消灭了魔人布欧。

李仁港最近几部《鸿门宴传奇》《锦衣卫》等古装片,和真实历史关系都不大,基本就是个架空故事。鸿门宴改成了下棋,锦衣卫不带绣春刀了带“大明十四势”,其实都是瞎搞。瞎搞历史我没什么大意见,关键是要瞎搞得好看,昆汀一本正经地把希特勒乱枪射杀在戏院里,完全篡改历史,但《无耻混蛋》却拍得好看,从欧洲赢到奥斯卡,更别提《寻秦记》这样的,不但把真实历史改得乱七八糟,但竟然充满趣味,还神奇地把一些历史的疑案给合理化了,非常欢乐,令人念念不忘。所以架空本身不是什么罪责,关键还是架得好不好,故事好不好,电影好不好看。

   这就是世界和平的体现,也是《天降雄狮》这部电影所贯彻的思想,尽管显得说教且理想化。

《天将雄狮》折腾了李仁港和成龙不少精力,讲述汉朝时在丝绸之路上三十六国与罗马军队的对抗,场面大,投资也好几亿,看的时候感觉这电影实在不好拍,千军万马也挺像那么回事,至少比很多用假得不能再假的CG敷衍了事,或者为了节省经费只有近景好不容易一看远景就十来匹马跑来跑去的“大片”要真诚得多。最起码,骊靬城的质感是到位的。要知道我们的电影工作者们仗着有横店涿州象山等影视基地,拍古装片几乎就不考虑搭景的事了,一看就是在那几个地方捣鼓出来了,就像拍上海滩一窝蜂的去车墩盛强一样,我都简直要看腻歪了。所以看到《天将雄狮》里的场景,就像欧美的古装片那样,就算是《亚历山大大帝》这种剧情狗血的,但场景都是一等一的好;而《天将雄狮》做到了《角斗士》的级别,冲着这点,我就对本片骂不起来。

   我喜欢这部电影的当然不是因为世界和平,而是该片的形式和内容。为什么呢?因为俺除了爱电影,也爱玩游戏,最爱的游戏其中就包括《文明》和《罗马:全面战争》。说到这里就通了,爱玩这些游戏的不一定会喜欢这部电影,但一定会被电影的形式所吸引。

看电影之前,发现有人在网上说,成龙书记又在电影里喊口号了,所以抱着准备被恶心的心态去看。看了之后才发现,其实没那么严重,这次电影里说教味道并不算浓,至少比起我这辈子见过最严重说教的“动作片”《霍元甲》要好得多。比起《霍元甲》里借霍母之口那长达数百字好几分钟教导人如何做人的长篇累牍,《天将雄狮》里说的至少是人话。“不,是你低估了人性”放在那个语境里,其实并不违和。抛开对成龙的偏见——如果你和我一样不喜欢《十二生肖》那种浓浓的说教意图的话,《天将雄狮》已经在李仁港的撰写中,变得很“正常”了。当然,升国旗唱国歌实在是有点过分了,看到那场面,只好脑补“五千年的风和雨啊藏了多少梦……”

   这一切还在于李仁港这个视觉流导演。对于李仁港来说,谈不上喜欢,但他的作品我一定都要看,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形式。作为张彻钦点的第三代武侠导演掌门人,李仁港作为导演一般,没什么长处,但也不算烂,至少能把故事讲清楚。他对摄影、剪辑和灯光的运用是一流的,他对滤镜的偏爱到了发指的地步,写实和写意风格的搭配,体积光的运用,在《天降雄狮》中无论是古城还是罗马城池,还有霍去病的盔甲的光影对比,罗马城池狰狞的雕像,效果棒极了。还有射向约翰·库萨克那一箭的场面,明亮色彩下的壮烈,视觉效果非常可观。

《天将雄狮》最大的吐槽点是片头那句“本故事根据真实历史改编”。其实不加这句,整部电影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硬伤,如上所述,架空历史根本不是罪;但加了这句话之后,就让人不得不和真实历史做比较。

   而他的美工手法,是顶级的。他所代表的就是新武侠的夸张动漫风格,这种风格的源头之一是以日系风。这并不是他所独创,因为当年徐克在《蝶变》、《东方不败》里就使用过,只不过李仁港将其发扬光大,并且更加动漫化,而他这样做的原因也是新武侠电影一贯的作风——为了架空历史。说《笑傲江湖》的是明朝故事,但从服饰上看不出来,因为这个风格为的就是要架空历史。李仁港也是一样,《见龙卸甲》、《鸿门宴》再到《天将雄师》,都有明确的历史人物和背景,但风格无不架空当下的时代特点,这样做为的就是可以大刀阔斧的改编。因为让汉朝跟罗马发生交集是不可能的事情,对虚构历史环境的写实,才能在风格方面追求虚构的写意。

比如雁门关,真实历史在山西,这和新疆宁夏等“西域”差得可不是一点儿。其实西域那个关叫“玉门关”,雁门关比较出名,所以李仁港拿来用,本来不是不可以,但你不是改编自“真实历史”嘛?这样一来就有问题了。再比如楼兰国,那个时候还是绿洲呢,沙漠化这事还早得很;再比如天山的海拔是四千米,冰雪覆盖,汉朝怎么可能去那里建城?所以,这不是根据真实历史“改编”的,而是根据真实历史来“架空”的,完全是两码事。

   而李仁港在《天将雄师》中的美工设置,是融合了西域、中世纪和东方文化的风格,加上自己的洛可可(Rococo)风,形成了精致、细腻、复杂的统一特征下,不同文化的交织。比如罗马人修建城墙的那段场面,非常美观的工业蒸汽朋克特色。而对于飞碟帽的设置,大可认为是其个人偏好,结合之前新武侠电影架空历史的说法,这一点真的无需追究,只能说不好看而已。不过这里要对李仁港提出批评,本片中成龙的飞碟帽做工偷了懒,因为跟《鸿门宴》中用的是同一款,只是换了颜色而已。

只要清楚这一点,再看三十六国联军大战罗马军队这个故事主线,也就不违和了。罗马人讲着流利的英语,跟丝绸之路上的国家开战,打得热闹好看,几场战争戏都用了心,成龙的动作导演一职也是近年来发挥得最好的一次,最起码比《警察故事2013》要好得多。

   而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异国情调。应该说多元文化,或者文化混杂。作为划分历史地域的文化标志,《天将雄师》作为古装片不可避免的要涉及到其中,而这表态中的差异,也是李仁港传承的新武侠的特点之一。

约翰·库萨克和霍安的相知、相熟再到惺惺相惜,男人之间的情怀,不参杂目前热爱的搅基戏份,这点值得称道;艾德丽安影帝反派刻画得也好,尤其是动作戏,相当炫酷,这也是艾德丽安头一次在银幕上耍刀剑耍得这么虎虎生风,这又得感谢成龙精心设计的动作戏。再加上主题是反战,民族团结,这些元素都是普世价值,值得推崇。

   徐克的武侠片向来是个大染缸,《蝶变》中的武士风,《刀》中的苗疆风,《七剑》中西洋化的盔甲,新武侠的美学风格代表的就是一个多元文化的杂货铺。而《天将雄师》则非常明确的直给,除去罗马士兵典型的盔甲风格,几大民族多方位的中亚和胡戎风格就是写照,尤其是成龙,作为一个胡人,在汉朝军队中效力,一身东方风格的盔甲,却一头中亚风的发饰,甚至还有眼线。也不要忘记雁门关这座城池中,那座白色的圆顶伊斯兰风建筑,也许有人会说这样的搭配不伦不类,但这些形式内容却是新武侠电影一贯的核心要素。而《天将雄师》的故事模式,表面上是战争史诗片,而精神内涵却是江湖的大染缸,且异常正宗。

只是,下次不用把历史牌打得这么不留余地,架空着来玩也没啥。你看《神话》不就挺好的嘛?成龙大哥可得注意了。用心做了一部娱乐性十足的电影,三观还挺正,看完还让人有思考,这其实,已经在目前的华语大片里,算是超常发挥。

   冷兵器的交锋,兵刃碰撞的刺耳金属刮擦,这些场面和音效被刻意放大,对于普通观众来说一时间难以接受,但对于喜欢冷兵器战斗的观众来说那是悦耳的琴音。本片的战斗场面宏观指数不强,香港武侠片导演的一贯弊病,但局部却非常出彩,就像吴宇森拍不好史诗片却能在小小的茶馆宣泄上万发子弹一样,香港导演在小格局下总能焕发精彩。比如中西武士比武那段,还有结尾处监狱突袭战,都是小格局出彩的典型。

   最后说电影的配乐,黎允文是李仁港的御用配乐,当年《见龙卸甲》的经典音调惊为天人,此后没次原声带都必收。在《天将雄师》中黎允文依然选用了布拉格爱乐乐团演奏,保留了其招牌式的沧桑和厚重,再混以边域胡风和罗马帝国雄壮的曲调,渲染气氛异常强烈。其插曲《大漠英雄》是黎允文作曲,李仁港填词,有一段非常喜欢:“白雪纷飞看那战场,谁愿意孤独留在中央。铁马金戈空自辉煌,马儿我能往何方。”

本文由开奖现场报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